一壶风雅 满腹禅机
来源:    发布时间: 2010-06-08 14:40   139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佛家有云:“一树一菩提,一花一世界。”紫砂亦是如此。每一把紫砂壶都展现出一种别样的姿态:有的浑厚霸气如豪侠壮士,有的细腻婉约如江南女子,有的端庄稳重如堂堂君子……着名青年紫砂工艺师范泽锋的壶则如一个飘逸洒脱的文人雅士,流露出的是一种秀外慧中的禅机和智慧。

    佛家有云:“一树一菩提,一花一世界。”紫砂亦是如此。每一把紫砂壶都展现出一种别样的姿态:有的浑厚霸气如豪侠壮士,有的细腻婉约如江南女子,有的端庄稳重如堂堂君子……着名青年紫砂工艺师范泽锋的壶则如一个飘逸洒脱的文人雅士,流露出的是一种秀外慧中的禅机和智慧。

  由壶识人  文质彬彬

  壶如其人。范泽锋的壶里表达出来的那种气质就是他为人的一个缩影。最能代表他的是他的新作“月下潇湘”。

  相传尧舜时代,湖南九嶷山上有九条恶龙,经常到湘江来戏水玩乐,以致洪水暴涨,老百姓叫苦不迭,怨声载道。舜帝得知恶龙祸害百姓的消息,便到南方去帮助百姓除害解难,惩治恶龙。舜帝斩杀了九条恶龙,可是他却鞠躬尽瘁,病死在潇湘之地。舜帝的两个妃子娥皇和女英得知后,难过极了,二人抱头痛哭起来。她们悲痛万分,一直哭了九天九夜。最后,哭出血泪来,也死在了舜帝的旁边。娥皇和女英的眼泪,洒在了九嶷山的竹子山,竹竿上便呈现出点点泪斑,有紫色的、有雪白的,还有血红血红的,这便是“湘妃竹”。“月下潇湘”便是以此为主题创制而成。全壶灵致秀气,泥色细腻,塑竹形为流、把,在流与壶的结合处,展出一支斑竹枝叶,叶上的点点斑泪,道出了千年前的哀伤,浓浓的古典情怀也呼之即出。

  范泽锋自创作至今,观古鉴今、集思广益、对作品精益求精。深刻体会到创作的乐趣,尤其在创作的过程中,从不轻言放弃,不为失败找借口,只为成功找方法,在壶艺创作及陶瓷创新上有一定的造诣。

  由壶知人  君子自强

  研究一把壶就能琢磨出做壶人的心态:是急、是缓、是紧、是松……细品范泽锋的作品,让人发现到一种精神:君子自强!从早期的青涩、中期的匠气、到如今的大成,无不透出他做壶自强不息、勤奋好学、风雨无阻、永不言败的精神。

  如今越来越多的制壶喜欢与名流进行合作,仿佛真的就是“壶随字贵,字依壶传。”步入中年的范泽锋却不然,他更倾心与一些大哲们合作。究其原因,正如范泽锋所说:“相对于字画,我更要学习的是他们身上的那种博众的知识和感怀的心胸。”

  2009年11月,台湾佛光山开山宗师星云大师和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及行政总裁刘长乐进行一场名为“人生的智慧”的对话。范泽锋也参与到这场“人生的智慧”的对话中,并精心创作了同名的紫砂茗壶,得到星云大师和刘长乐太平绅士的大力赞赏。这把“心灵的智慧"以简单的造型,将佛法哲理隐于紫玉金砂之间……

  “供养”和“龙生九子--趴蝮”是范泽锋与月照上人合作的两件作品。“供养”以佛家化缘的钵为壶身,直嘴圈把。壶身上刻有一幅月照上人的“供养图”,把壶的本意凸显无疑。“龙生九子--趴蝮”以石瓢为形,另在盖上塑龙王第六子--趴蝮为钮,刻月照上人的画为装饰。在看到这两把壶后,我就偏执的认为他们应该是一对,它们在一起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相传,龙子趴蝮因为触犯天条,被贬下凡,被压在巨大沉重的龟壳下看守运河1000年。千年后,终于获得自由,脱离了龟壳。我不禁想到了人的一生,从出生那一天就和趴蝮一样背负着重重的壳,只不过我们的壳是一种无形的责任,一种对自己、对父母、对社会的责任。而“供养”的画中那双手里捧着的碗,是对父母的供养,也是对社会的一种贡献。正所谓“孝有三:大尊尊亲,其次弗辱,其下能养。--《礼记》”佛家与儒家的思想在此刻在方寸的紫砂壶上融为一体。

  由壶懂人  君子德厚

  认识范泽锋已有一段时间,可现在看着范泽锋,觉得他变了。他似乎经历一次蜕变,一次破茧成蝶的华丽转身。他和他的作品中似乎多了些许文化的沉积,多了些许哲学的闪耀,更多了些许智慧的光芒。哪怕是最简单的作品中都透露着一丝禅机,哪怕是许多传统的作品,在范泽锋的手里呈现,就会有一丝不同。刚开始我总是无法明白这点不同在哪里?现在我明白了,不同之处在于做壶人的心变了,变得执着而又淡然,变得严谨而又随意,变得简单却又不俗……

  “四大美女”也是范泽锋与月照上人合作的作品之一。该壶在传统的西施壶基础上加了三足,足的形态与西施壶一致,均为西施玉乳形态。我第一眼看到这件作品时,我就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泽锋看到我的疑惑,笑了笑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肯定在想这件作品为什么这么赤裸裸。可是在我眼里,这把壶加了三个足,更加的丰润,更加的对称和谐。是帆动?还是风动呢?”一语道破天机,霎时间我明白自己是带上了一副“眼镜”,是我的心在动。再重新细细的看这把“四大美女”,我明白了月照上人“东方神韵”四个字的味道。

  经历了一场华丽转身的范泽锋,开始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紫砂原创之路。他开始更多地尝试一些原创艺术作品。“逢春”和“母亲湖的眼泪”就是其中的代表作。“逢春”在造型上是一只香炉,通过紫砂窑变产生了一种独特的艺术效果。香炉恍若一段枯老的树木,白色部分仿佛寒冬的一场雪,附于枯木之上。最为奇妙的是窑变产生的一抹绿色泛起在皑皑白雪上,恍如一夜春风,满目皆绿,枯木逢春。是啊,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母亲湖的眼泪”是为呼吁保护江南的“母亲湖”--太湖而特别创作的。前几年,因为大量的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排入太湖,导致大规模的蓝藻事件,母亲湖岌岌可危。保护母亲湖是每一个人的责任。范泽锋特别创作了这件“母亲湖的眼泪”,作品以一段母亲的身体为主体,象征着“母亲湖”--太湖。而蓝色的釉如同蓝藻一般慢慢地覆盖、吞噬着太湖。触摸着斑驳釉泪,让人似乎看到了母亲眼中晶莹的泪花……

  君子为何?为天,为地,为人!为天: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为地: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为人: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范泽锋,他就是那个为人称颂的壶艺君子。